標志性工程 歷史性豐碑

2019年06月 27日 07:42 | 來源: 揚州日報-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活水潤城,江河安瀾。昨天,全市人民關注的瓜洲泵站正式啟用了。瓜洲泵站的建成啟用,標志著揚州主城區“外防、內排”水安全大格局全面形成,揚州城從此掌握了“洪水能擋、澇水能排”的主動權,這是“清水活水、不淹不澇”城市的標志性工程,必將成為揚州“治城先治水”的又一座歷史性豐碑。

瓜洲,是一個有歷史影響力的地名。北宋文學家王安石有一首《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這首詩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著極其重要的位置,有著極廣的流傳度,可以說“凡有飲水處,皆知瓜洲詩”。《泊船瓜洲》描寫的水景,激發了人們對于瓜洲、對于揚州的無限向往。

因水而生,因水而興。歷史上,揚州創造了興盛于漢、鼎盛于唐、繁盛于清的數度輝煌,而這與水有很大關系。水之于揚州,不僅澆灌出了城市繁華,形成了以“運河三灣”為代表的水工智慧,還深深影響了揚州人的精神、塑造了揚州人的氣質。正如作家彭如明感慨的,“揚州是屬水的。水既是揚州的臉蛋和瞳仁,又是揚州的骨血和生命”。水是柔韌堅強的,所以揚州人有一種水滴石穿的精神和以柔克剛的能力。

然而,事物總有兩面性,人離不開水,人與水的關系很重要,“但水患又是人類的心腹大患”。揚州濱江枕淮,是全國唯一地處兩大流域交匯點的城市,既是“魚米之鄉”,也是“洪水走廊”,是全國重要防洪城市。歷史上,洪水給揚州人留下不少慘痛刻印,長江洪峰、淮水南泄、海潮頂托、西部山洪、里下河內澇、天降暴雨往往“幾碰頭”,僅上個世紀就曾暴發四次特大洪災。

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進入新時代,揚州堅持“治城先治水”,把防洪排澇作為城市的“里子工程”“良心工程”,投入120億元實施“清水活水”工程,投入46億元推進區域供水全覆蓋,把建設公園體系作為打造“海綿城市”的重要內容,切實履行南水北調東線源頭城市、大運河原點城市和江河、江淮交匯城市的責任,譜寫了城水和諧新篇章。揚州城市防洪圈基本形成了,但遇江潮頂托、淮水并漲,城市澇水外排問題依然是“心腹之患”。而這又回到了瓜洲,可以講,“瓜洲外排大站一日不成,揚州城區防洪防淹一日不安。”

維護水生態、保障水安全,是關系國計民生的大事。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治水興水,提出了“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方針。瓜洲泵站工程是揚州城市安全第一工程,瓜洲泵站的建設,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十六字治水方針、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的集中體現,是以釘釘子精神打基礎、利長遠的民心工程。站在萬福大橋塔樓,看看揚州這些年工作的主題主調,就會發現精神一脈相承、理念一以貫之。

如果“明月照人還”,王安石穿越到現在,目睹剛剛建成的瓜洲泵站,不知有何感想,會寫下怎樣的詩句?但我們知道,瓜洲泵站建成了,千年水患終于解除;我們還知道,瓜洲泵站啟用是一個新起點,我們將認真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以揚州治水事業的更大成就,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征程中爭創城市發展的第四次輝煌!

本報評論員


責任編輯:進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顶呱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