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秋之語】體驗快步走

2019年06月 27日 18:10 | 來源: 揚州發布  | 揚州網官方微博

<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秋之語】體驗快步走</span>



■謝秋根

一入梅,走在大街上一路仰望,遙遠的天邊陡然有了點風起云涌的感覺。那云,既不黑也不白,也不像以往那樣一團一團棉絮似地在天上飄著,映著水光的鉛灰色云層或濃或淡地鋪滿了整個天幕。太陽偶爾會從云層撕開的豁口露一下臉,轉瞬又悄然隱去,即便有時云開日出,那陽光也是水汪汪的,失去了夏日常有的暴烈和野性。雨嘀嘀嗒嗒的,時斷時續,來時扭扭捏捏,去時拖泥帶水,一點也不爽氣。空氣里隱隱有了一絲醬缸里分批發酵的酸霉味,遼闊的江淮大地處處濕滑、油膩、悶熱,在這欲雨還陰、濕漉漉、粘滋滋的梅雨時節,最受歡迎的,莫過于暮靄中的習習涼風了。

晚飯前后,要是沒有雨,可以身著涼薄的休閑裝到宋夾城、三灣、荷花池以及馬路旁無處不在的公園,或者到一些體育場館開放的學校操場上遛遛,你會看到那跑道上滿是在涼風中快步消食的人群。要是能立在云端俯瞰,定會發現一圈圈各種衣飾的人流順著同一個方向不停地轉圈,倘若真的有天外來客,他們可能會誤以為人類正帶著一臉毅然決然的表情在從事什么神圣的儀式呢。他們哪里知道:如今快步走已經成了為數不少的市民每天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了。

上世紀七十年代以前,出門步行多是出于無奈。那時別說汽車、摩托車,就是自行車也屬于奢侈品,縣域范圍內的交通主要靠雙腿。不以交通為目的的快步走會被罵成是“吃飽了撐的”,屬于典型的沒事找事做。現如今,步行大多源于情懷。除了消除積食減肥的目的以外,更多的是為了觀景、休閑、遛狗、健身、助睡眠,還有不少人期待著步行可以幫助自己加速分泌多巴胺,增添快樂因子和生活情調。

如今物質豐富了,人們好日子過多了,好東西享用不盡,出汗的機會又太少,過多的營養不斷淤積在體內排不出去,一部分變成了猩紅的痘痘,點綴在鼻尖、臉頰和肥碩的脖子上,更多的變成了惱人的油脂,將一身富有彈性的皮膚撐得快要撕裂了一般。此外,還帶來了三高、痛風、糖尿病以及各種富貴病。誠然,這一切都要歸責于那誘人的美食,按理說要解決這樣的問題,只要禁口就行了,可是實在做不到啊!怎么辦呢?專家和網絡都給出了相同的答案:跑。

我有時也到明月湖跑一跑,一是為了陪家人,二是為了趕時髦。天天聽著周圍有人談論昨日快步走的體會和趣聞,他們一邊調侃打趣一邊交流心得,我這心里就無來由的恐慌,有點不入流的感覺,似乎覺得如果不去跑一跑,說不定哪天就會被這個社會遺棄一樣。我倒不是為了減肥,枯柴似的身軀如果也敢奢談減肥,別人會以為我太過矯情。天生營養不良的我一直面有菜色,說是皮包骨頭一點也不為過。有時早上洗漱時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越看越憂心,因為臉盤瘦削,相比之下,兩只粗糙的眼眶在狹小的臉盤上就顯得有些比例失調,臉頰沒有絲毫光澤,像剛剛發生泥石流的山體一樣,因為塌方產生了兩個對稱的不規則凹坑,難怪有老友笑話我說一陣風都能把我刮跑。我知道,一個大男人被說成“身輕如燕”,這絕不是什么恭維和夸贊之詞,同情和揶揄的成分居多。盡管擔心加入快步走的行列可能會讓我好不容易積累的二兩白肉憑空蒸發,但幾經徘徊猶豫還是決定要出來跑一跑。

夜色中從京華城的北門下車,頃刻間即匯入湖邊的人流,公交站臺以北的廣場上有好幾撥人在跳廣場舞和現代舞,節奏明快的音樂將場上所有人的激情點燃,這里找不到一個眼神迷離、昏昏欲睡的人,每個人的眼睛都熠熠生輝。最耀眼的要數東南角的一片近百人的紅衣隊伍,隨著音樂聲快節奏地律動,整齊的動作彰顯著青春的活力,熱情恰如他們一色水的紅色運動衣一樣火熱而狂野。他們的年齡普遍在三十歲左右,身材顏值俱佳,動作整齊劃一,潮水般前進、后退,波浪般左搖右擺,似乎受過專門培訓,引來好多人在旁駐足觀賞、品評指點。

跟隨一撥一撥快步走的人群,往東有幾個岔道,過北邊的石橋,橋東是建有涼亭的休閑所在,一排排光滑整潔的木凳上坐滿了歇腳的人。過南邊的木橋則看見路北是沙灘排球,路南有籃球場和排球場。再往東,就是兒童的樂園,幼兒們在沙灘里戲耍,大人們在場外大呼小叫。轉過一個彎,跑道旁有成年人在細心地擺弄遙控飛機,幾架飛機上裝著彩色的聚光燈,一旦啟動,螺旋槳高速轉動發出“呲呲”的響聲,一道道燈柱自天上射下來,還不斷地變換方向,夜幕下彩色的光柱不斷交叉又重疊,煞是炫目。一群半大孩子帶著羨慕的眼神看這些大叔熟練拆卸、組裝飛行器,然后跟著狂奔、興奮地歡呼。


我的步子不快,不斷有人從我身旁超越,他們有的揮汗如雨,有的悠閑自在。有的一臉正經,將那再簡單不過的步子邁得滴板歸真、一絲不茍,要是光看那臉上莊重的表情,還以為剛剛接到了大項目,正忙著做計劃書呢。有的將兩只膀子前后夸張地作巨幅的擺動,胯骨帶動滾圓的屁股一扭一扭,象舊時代的小腳奶奶一樣快速而有節奏地搖晃,將衣衫撐得鼓鼓的一身虛肉不住地一跳一跳、抖抖豁豁的。也有三三兩兩約好的相對固定的“跑友”一邊跑一邊聊天,社交、健身兩不誤。還有拖家帶口、一家老少做成一隊出來散步帶散心的。

跑著跑著才發現這快步走不似原來想象的那么簡單,鼻孔里雜亂的氣流慌不擇路地發出破風箱一樣的響聲,腿上的腱子肉變得緊繃繃的,腳后跟的幾根筋有了拉扯的感覺。畢竟不常跑,步伐跟不上大隊人馬,與北門廣場同時出發的人群拉開了好長一段距離。一路向前,發現一段時間沒來,湖邊又添了好多憩息的設施,大橋下都是健身器材。湖水異常清澈,燈光下清晰地看見魚兒在水中暢游。很多快步走的人都有專業裝備,運動衣褲配上專業跑鞋,手腕上還戴著臂包,里面卡著手機、鑰匙等物件。湖的正北是一片透明玻璃路面,初次踏上,心里還有點撣不到底,不敢太用力,步子不敢邁得太大,來回幾次以后就習慣了,眼里不再有玻璃的存在。


通過一段彎曲的木橋登上湖中的一座小土山,環顧四周,璀璨的燈火和深藍的夜空一道倒影在平靜的湖面,我在這瑤池般的仙境里,醉眼朦朧地看著一撥一撥從我身邊擠過的人群,他們已經開始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有的低頭凝眉,有的昂首闊步,他們用這樣重復機械的有氧運動消耗身上過剩的能量和營養。我常常想:不管他們脂肪能否甩脫,最起碼在快步走的過程中,他們懷著美好的期盼,心中有目標,腳下有動力,那一臉舒暢的表情和額角晶亮的汗水無不在訴說內心的滿足和幸福。


幾次體驗下來,我似乎也逐漸習慣了這種走路的方式,出一身汗,腿腳有力了,雙目有神了,呼吸均勻順暢了,似有若無的煩惱也隨著汗滴隱入路旁的塵土,那種快樂竟是如此真實,而且來得如此簡單。

晚風里,星光下,觀瑩瑩波光,聞悠悠琴聲,兩岸燈火映石欄,一池荷花伴我行,沿著細雨淋濕的石板,向著霓虹閃爍的地方,薄衣輕鞋踩著晶瑩閃亮的黃昏,汗滴和心情一起飄飛……詩一般的快步走,我想,也許我會一直堅持下去的吧。

作者簡介

謝秋根,揚州房管部門職員,素喜信筆涂鴉,直抒胸臆,嬉笑怒罵,不拘小節,尤喜深夜碼字,自得其樂。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顶呱刮吧 分分彩计划软件 手机版 福彩3b走势图专业版 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 德甲重启 玩网游赚钱 广东麻将胡牌 四川快乐12开奖时间 新疆25选7开奖号码 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江西微乐麻将下载安装 中国股市现状分析 一肖两码免费公开 下载四川熊猫麻将下 无玩四人麻将免费打 广东省11选5走势 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