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揚州童話366夜故事·音頻】第7夜:井言記

2019年06月 26日 09:30 | 來源: 揚州發布 | 揚州網官方微博

<span style=""font-size:"><strong><span style=""font-size:" font-family:="">【揚州童話366夜故事·音頻】第7夜:井言記</span></strong></span>

涂曉晴


作者:涂曉晴

晚上十點半,旌忠寺的僧人們已經上完晚課休息。農歷四月十八的月亮爬上仁豐里幾座老房子的東南角,像攤歪了的燒餅,明晃晃地照著老街小巷。

該沒老百姓來打水了,位于巷內相鄰的兩口井在算賬。東井舒了口氣,聲音略帶蘇州腔:我今朝出了三十六桶水。

西井的聲音清脆,有點小興奮,揚州當地口音:我出了四十桶,整整四十桶呀,老大哥!

東井反感地說:別大哥,還老,我僅僅比你大半袋煙功夫。

西井尷尬地笑了笑,它們倆已經二百一十二歲,當年由仁豐里老百姓集的資。說來奇怪,井的口音會隨打井的工匠。

西井頓住,忍不住問:嘿,老——呃,眼看道路就要擴建了,你說我們也會不會被填平?

東井一副自得地說:怎么會,寂照(井)都被救下來了,為它拆掉巷子南面人家的圍墻。

西井嘆息:哎呀,說不定的呀。

東井教訓西井:別癡心妄想啦,它是它,我們是我們。世上萬物都有運數,你我也不例外。

西井嘆息:想當初你我剛被打好,每天六七百桶,出得我們都快崩塌了。

東井接著:可不是嘛,就前三四十年,我們倆還能每天出水四五百桶。做涼粉的、磨豆腐的、蒸包子的……白天黑夜都有老百姓來打水,困得連瞇會兒的功夫都沒有。

西井感慨:現在想想,我們做井的,還是忙點兒好,被需要才能不被填掉。

東井脫口而出:都怪自來水!

有腳步聲傳來,兩口井同時瞬間提起精神進入供水狀態,可惜只是路過的行人。



一千七八百年來,別看老城區東一眼、西一眼散布的井好像互不相干,其實彼此很熟悉,也都知根知底,更是論資排輩。平日里會像居民過日子你爭我斗,張井長李井短,相互謾罵攻擊甚至誹謗。某口井出水不夠涌,誰誰誰的水咸中帶澀不好喝,哪口井的心胸太狹窄等等等等,吵吵鬧鬧,和合聚散。

東西兩井屬于出身低等的“公用井”,往上數,好點的是小家小戶的“民用井”,再就是“大戶井”、“官家井”、“帝王井”,寂照井因為跟隋明帝有了關聯,屬于最高級別。道教、佛教等用井不在排行之列,跟它們所處的環境一樣,屬于“世外井”,不愿參與評級,也不便墮入紅塵俗世,隨著寺廟道觀的興衰存在或消亡。朝代更迭,為寺院僧侶們辛苦奉獻了幾百年的水,大多來時默默,去時亦孤苦伶仃,能有一兩只小鳥和幾片云彩為它們送終就不錯了。

整個街區被填掉不少井,這倆危在旦夕。西井懼怕地:用水量急劇下降,恐怕工程隊要填我們的時候,周圍老百姓不會為挽留我們說句好話。

東井嘆口氣:啊呀,就別多想了。你看看,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老年人來提水,年輕人和孩子們誰還記得井水的滋味?我們不也得意過好長時間的嘛。幾十年前,水質新鮮、清冽甘甜,好多大戶人家都來打水煮茶燒飯,就連阮太傅家也用過我們的水呢。做公用井的,能有這般經歷,也算活出了滋味。

西井尷尬地笑:記得我倆為誰的水品質更好,吵了不下一百年。

東井:對呀,上了年紀什么事都該看穿了。井水再好喝,喝過的人們早已不在。再甜美,也還是有人拿去洗衣服、洗菜、刷馬桶。

西井說著說著,竟然快哭了:我們公用井身份最低,最不值錢,最被看不起,也最辛苦,服務的人家最多。來不及汲水,跟周圍的井調點水源,還被譏誚、謾罵成賤骨頭、辛苦勞碌命。


有個聲音傳來:可是,那些罵你們的井都不在了。

東西兩井沉默,從聲音就能聽出,這是相鄰五十步外的一口宋代井,由于歷史悠久,不但不被廢棄,還建了座亭子,打了個鐵罩子罩著井口。一井不知一井悲,一井不懂一井苦。人類這樣做,不知道是愛它還是害它,因為沒人提水的井等如死水,還得忍受發臭的味道,青苔、細菌、落葉更是滋生蔓延,活活地苦熬每分每秒。

自來水太方便,方便得像從天上流淌下來。從沒見過江河湖泊的老城區的井們,以為全天下人用的都是井水,所以始終弄不明白,那鐵制的、銅質的、PVC的、各種各樣的管子里,怎么就能流淌出源源不斷的水來?曾經有一段時間它們甚至集體聯合起來,要跟自來水大干一場,把它們徹底趕出老城區,穩固住井水獨大的地位。

有新的事物產生,就會有舊的消亡,眼睜睜地看著死亡到來的,并不只有這些井。


別以為家庭用井比較安全,這類井的“死亡率”最高,那些“小家碧玉”們,即便還能正常出水,主人家嫌濕氣重、有小孩的怕危險、陰氣大等等可笑和不可笑的理由,被統統填平。文人墨客家的井,學得主人滿口錦繡文章;見多識廣的井,談起上下一千五百年更是滔滔不絕;大多數井會隨著主人性格與品質,修煉得有脾氣、有個性、有追求、有操守,那被填平的九十四口井活著的時候水色生香,五彩斑斕,簡直就是另一種由各個年代、各種門第、各種口音的井組成的社會百態。

生于明代的“桃花泉”名聞遐邇,井邊一棵歪脖桃樹開花時節,井水也格外香甜馥郁,拿它的水泡的茶價值十倍、幾十倍,桃花倩影映在井水里,恍如夢境,士子佳人們紛至沓來,詩文香腮胭脂淚,羅帕絞綃玉扇墜。成就一段段好姻緣,也生出千般百種離合聚散,如今都徹底沉默了……

曾經圈井的陶管、磚石都被埋在了地下,涌出的水像最后流出的淚,漫溢出地面,過幾天就被風干得什么都不剩。有年代感的被保護,寺院庵觀的被庇佑,公用井只能靠自身努力才可以活下去。真擔心用不了幾十年,附近幾條巷子里愿意提水的老人們不在了,它們也就徹底被荒廢。

西井深情地說:老大哥……

東井好像都要睡過去了,朦朦朧朧地回:啊?

西井:如果哪天來填我們,我請求人類把你留下來。

東井清醒過來:為什么?

西井深情地:你是蘇州井,我是當地井,應該我先走(死)。我生是揚州的井,死是揚州的地,活了二百多歲,被填上,不虧。

東井瞬間哽咽起來:老東西,你活糊涂啦?我只是蘇州人造出來的,我也是地地道道的揚州井。別煩了,要生一起生,要填一起填,百十年前你我還累得直想死呢,這不如了愿了嘛。

說得是呢,西井一樂,眼淚卻流出來了。

動輒幾百歲的水井們,它們飽經風霜,歷經離亂和戰爭,和平時代還要想辦法活下去。人生不容易,井生何其難。在一旁靜靜地聽它們對話的我的眼淚,也涌了出來。

但愿幸存者的數量不要再減少了。

好了,今天的揚州童話之《井言記》就講到這里。謹以此故事敬獻給全世界所有滋養過人類,被填、被廢的水井們。

祝所有水井:晚安、平安……

作者簡介:涂曉晴,作家,編劇,著有長篇小說《曹操是怎樣煉成的》《少年曹操》,少兒科幻小說《藍藍和外星人》《雨后講故事》等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顶呱刮吧 上海天天彩选4预测 做一个棋牌app需 疯狂飞艇官网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查询 蹦蹦网和pc蛋蛋 太行麻将临汾一门牌下载 双色球黑龙江36选7 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爱彩网 甘肃快3跨度表 龙王捕鱼免费 哈灵浙江麻将怎么下载不了 重庆快乐十分前三走势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 重庆农场走势图表 日本三级片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