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揚州童話366夜故事·音頻】第6夜:龍虬莊的九只小豬

2019年06月 03日 19:40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作者:涂曉晴

四千多年前的高郵龍虬莊,生活著遠古人。這里曾經沼澤遍地,蘆葦叢生,因生產工具都是石器陶器無法砍伐,上千年幾人合抱的高大的樹木隨處可見。那時人類已經能做獸皮衣服、燒制陶器、飼養野生動物。重要的是,他們已經能馴化出野生稻,醫治簡單的疾病。人們為了抵御野獸、提高生產力,一大家子幾十口人集中生活。

少年沼娃擁有天生的馴獸能力,從湖蕩內撿回一只小野豬,每天割草、摘果子,去哪兒都帶著。幾個月后,野豬長大,族人要吃掉它,沼娃已經當小豬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就跟外婆和媽媽說,這是只母豬,殺了太可惜了,如果讓它生下小豬,不是可以得到更多的豬了嗎?

外婆和媽媽說服了族人,母野豬不久果然生下八只小豬,沼娃每天都很認真地照顧它們。第二年冬天,野外食物短缺,小豬們都長大了,過“臘節”族長向沼娃家索要九只豬,分肉給大家。

均分所得是族規,在遠古時候就像法律一樣需要遵循。母親知道沼娃不會同意,還是跟他說了,讓他把豬給大家分掉。沼娃說他要養它們到很大,一直養到老死。

母親生氣地說:你這娃子怎么這么不懂事?它們只是豬,是豬就只能被吃掉!

沼娃傷心得哭了,說:在你們大人的眼里是豬,在我眼里卻是最好的家人,我不能讓它們被殺掉。

媽媽不再堅持,沼娃很后悔當初馴化了小野豬,更后悔讓它再生出小豬。為了不讓九只豬被殺,決定讓它們回到野外繼續做野豬,離要吃它們的人們遠一些。沼娃將豬媽媽和豬孩子趕出好遠,到了晚上,沒想到九只豬變戲法似得出現在家門口。它們根本不知道即將面臨的危險,又“哼哧哼哧”地趕回來睡覺了。

沼娃實在沒辦法,只好帶著九只豬躲進隱秘的沼澤地里。可天氣實在太冷,凍得他抱著豬睡在蘆葦蕩內,水淺的地方都已經結冰了。豬們好像知道小主人冷,都圍著他。九只豬一個孩子在野外過了十幾天,蘆葦枯黃,候鳥南回,除了能找到一些野生菱角,幾乎沒有食物。實在冷得、餓得受不了了,就跑回來偷拿點吃的,沒想到被族中人盯梢,發現了他和豬躲藏的河蕩。

所有豬都被殺掉,族人還舉辦了篝火晚會慶祝,沼娃悲痛得像要死掉,他恨透了自己,不能保護朋友。沼娃家分到了一張豬皮和一大塊豬肉,像失去親人的沼娃每天一言不發,目光呆滯,像木頭雕刻的,泥土捏出來的。

馴獸能手從此不再飼養任何小動物,外婆擔心他也理解他,送他去跟族里的燒陶藝人學習。沼娃始終不能忘掉九只豬友,它們當人類是最值得信賴的朋友、親人,人們卻只拿它們當豬肉和豬皮。在制作陶坯時,想到用陶土捏出它們的表情和模樣,它們的笑容,它們信任的眼神,和它們憨憨的樣子。 

不記得燒制了多少個陶豬,挑選出神情最像的,其它的都送給了孩子們。漸漸地,他還會做很多種陶土玩具,捏什么像什么,比如小鳥、魚、鹿、野鴨、白鷺、青蛙……裝上竹哨,還能吹出簡單的樂音。

沼娃成了著名的陶土玩具制作大師,生意做得很好,幾乎“龍虬河的水流到哪里,玩具就能賣到哪里的工藝大師”。人們以物換物,換沼娃的陶制玩具,沼娃只接受活的動物,是為了放回大自然,贖回對那九位豬朋友犯下的罪過。

和沼娃同時代的皋陶聽說了他的手藝,還專門派人從皋城來到龍虬莊,向他訂購陶制動物。使者感嘆沼娃的為人和精湛的藝術,請他去皋城燒陶,生意會更好,還能得到部族俸祿和官職,沼娃婉言謝絕,他沒說明原因。族人知道,他是離不開龍虬莊,這里是他和九只豬朋友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沼娃做了一輩子陶器,把燒陶技藝傳授給年輕人,成為族中最年長的老人。他把九只陶豬當最心愛的珍品精心保存,臨去世時,囑咐子孫們將九只小陶豬陪他一起埋葬。他要記得它們的樣子,到另一個世界里去找他的豬朋友們,他說他請求土地神把自己連續九世變成豬,償還它們的性命。

幾千年過去,沼娃已經化為泥土,九只小豬的陶罐卻被考古學家們發現,陳列在了高郵龍虬莊的櫥窗里,才能使今天的人們看到了像活著的九只小陶豬。幾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這個燒陶藝人能把九只豬的形象捏得這么逼真?只有跟豬相處過,喜歡豬,熱愛豬的人,才能捏得出如此形象的藝術品。

好啦,《龍虬莊的九只小豬》就講到這里。沼娃和九只豬的故事是編的,但也許是真的。只有喜歡豬、長期觀察豬,才能將豬的神態捏得那么形象,讓人一看就開心。九只豬定格在陶土里的微笑,掀開一幕幕塵封往事。它們快樂過,生活過,最終去了另一個世界,去等它們的人類朋友。龍虬莊的歷史隧道里,還有數不清的故事等待你發掘,還原、創造出來。

晚安吧,晚安。

作者簡介:

涂曉晴,作家,編劇,著有長篇小說《曹操是怎樣煉成的》《少年曹操》,少兒科幻小說《藍藍和外星人》《干媽講故事》等。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顶呱刮吧 快播日本av女优成人电影 天天乐棋牌游戏 快乐10分官网 幸运飞艇怎么看规律 新版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广东麻将技巧十句口 秒速飞艇历史开奖记 呼和浩特按摩舒服的地方 股票论坛大全 十一运夺金开奖视频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4人安卓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网赚推广平台 德旺配资 遇乐棋牌安卓下载 上海时时彩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