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青桐筆記】馮著是誰,誰是馮著?︱傳統經典新解

2019年05月 28日 17:16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 謝青桐

馮著是誰?誰是馮著?只知道他是唐代一個神秘的隱士,一個中唐詩人。經各種考證,生卒年份不詳。翻盡《全唐詩》,僅僅收錄馮著詩作四首。

《舊唐書·文苑傳》和《新唐書·文藝傳》這些專門收錄文人的傳記中,都沒有提及此人。中唐詩人片鱗只爪的詩文里,拐彎抹角的唐代野史筆記中,大致可以推斷出,馮著生于公元735至740年之間,估計是河間(今河北省滄州境內)人。這個馮著曾應廣州刺史李勉之邀入幕為錄事。他在廣州八年,并未謀得一官半職,生計一度艱難,仕途相當落寞。馮著大約在大歷四年(公元769年)離開長安到廣州,大歷十二年(公元777年)返回長安,從此隱居長安東郊山中。

從唐代詩人韋應物的詩作以及同時代其他詩人的作品來看,馮著是一位才德兼備的賢士,但終生不遇,除了應廣州刺史李勉之邀充當幕僚,另兩位中唐詩人盧綸、李端推舉他為著作郎及洛陽縣尉等,始終沉淪下僚,未能伸展才志。

與王維、孟浩然并稱齊名的中唐著名詩人韋應物有四首詩贈給馮著,類型有寄贈詩、送別詩、酬答詩,每首都情真意切,可見與他關系密切,感情深厚。能被清高傲物的韋應物高看的人,肯定不是等閑之輩。從韋應物《長安遇馮著》“客從東方來,衣上灞陵雨。問客何為來,采山因買斧”這幾句判斷,“客”即指馮著。灞陵,長安東郊山區。早在漢代霸陵山就是長安附近著名隱逸地,東漢逸士梁鴻曾隱于此,賣藥的韓康也曾隱遁于此。所以,這首詩一二兩句主要是說馮著剛從長安以東的地方來,一派名士兼隱士的風度。你從東方來到這里,衣服上還沾著灞陵的春雨。問你為何事而來到這里,你說為采伐山上的樹木而前來購買一把斧子。如今那百花正在繁盛地開放,小燕飛來飛去忙碌著喂養新孵化的燕雛。剛剛離別又到了春天,你我鬢角上的白發又多了幾縷。

這是唐大歷十三年(公元778年)的春天。一幅多么美好清麗的中唐春景圖,流淌著濃郁的情義,充滿著東方式的人與人之間深情的理解撫慰。今天,在人與人之間關系極其堅硬的世間,到哪里去尋找那樣溫婉的體恤和大氣的關懷?

“問客何為來?采山因買斧”,用一問一答方式,道出馮著當初在長安和廣州求仕的真正目的。采山,謂采樵,文人采樵,乃為君子隱居之事。故韋應物這里是指馮著的隱居。采山、買斧是一種象征性的說法。且不論馮著有無唐代許多士人那種欲在隱退之前先建功業之類的人生大愿,從詩句的邏輯上看,采山需用斧,買斧需要錢,馮著求仕,是為了用自身的才華換取微薄的俸祿,以最終能安穩隱居,一如唐人常謂籌辦買山錢。

接下來,韋應物還寫過《送馮著受李廣州署為錄事》、《贈馮著》、《寄馮著》三首。從韋應物《寄馮著》詩稱馮著“偃仰遂真性,所求唯斗儲”,我們知道馮著樂隱逸以遂真性,清貧守真,但韋應物再次強調,隱逸也是有微薄俸祿的“斗儲之需”呀。如果馮著求仕不得,生計便難了。韋應物真正是馮著的知己,能這般體貼入微。

唐代詩人、大歷十才子之一的盧綸寫過一篇《留別耿湋侯釗馮著》,詩中寫道:“相識少相知,與君俱已衰。笙鏞新宅第,岐路古山陂。學道功難就,為儒事本遲。惟當與漁者,終老遂其私。”另一位唐代詩人李端在《客行贈馮著》中寫道:“旅行雖別路,日暮各思歸。欲下今朝淚,知君亦濕衣。”盧綸、李端和馮著是同時代中唐人士,從詩歌表達的內容考察,從“終老遂其私”、“ 知君亦濕衣”等字句分析,結合他們共同的人生背景,盧綸、李端和馮著之間,也有過交游唱酬、惺惺相惜、慷慨相助的歷史。

至于馮著本人的文學創作,《全唐詩》收錄有馮著寫的詩雖然只有四首,可是,每首都氣象遠大。更重要的是,在這幾首有限的詩作中,我們看出了馮著獨特的心境。

《行路難》“行路難,權門慎勿干,平人爭路相摧殘。春秋四氣更回換,人事何須再三嘆。” 這里描述了安史之亂后江山日下的現實,許多德才兼備之賢士報國無門,抑郁困頓。所以,馮著對自己在現實社會的挫敗是有足夠心理準備的,也是頗為釋然的。

然后,他在《燕銜泥》中寫道:“爾莫厭老翁茅屋低,梁頭作窠梁下棲。爾不見東家黃鷇鳴嘖嘖,蛇盤瓦溝鼠穿壁。豪家大屋爾莫居,驕兒女人采爾雛。井旁寫水泥自足,銜泥上屋隨爾欲。”詩人借和燕子的對話,規勸春燕說,你千萬不要嫌棄我的茅屋低陋啊。那些富貴豪門里,蛇鼠爭斗,爾虞我詐,難道真的就幸福如意嗎?你就住在我這里,要水有水,要泥有泥,銜泥上屋搭建你安穩的窩巢,過簡單適意的人生,不是也挺好嗎?這番話,更像是寬慰和告誡自己。

從《洛陽道》中看,“洛陽宮中花柳春,洛陽道上無行人……春色深,春色深,君王一去何時尋。春雨灑,春雨灑,周南一望堪淚下。”這里可以看出馮著的灑脫,因為社會政治如同沒有頭緒的魔方,并無常態,說不清道不明,不如自適自足。

《短歌行》里詠嘆:“寂寞草中蘭,亭亭山上松。貞芳日有分,生長耐相容。結根各得地,幸沾雨露功。參辰無停泊,且顧一西東。君但開懷抱,猜恨莫匆匆。”這里有馮著行役辛苦的形象,更有悠然隱逸的姿態。他覺得自己終究是個無所求的無能者,濟世之愿,奮斗之志,其實都不如這山中的松蘭美景真實放松,這就是馮著《短歌行》的景中情、畫外意。

韋應物、盧綸、李端遞給朝廷的推薦信一封接一封,吏部開始關注他了,要任用他,但馮著推辭了。他最終選擇了“行路難,故山應不改,茅舍漢中在。白酒杯中聊一歌”的隱士生活。沒有郡齋中的寂寞,只有山中道人的種種日常。無論是春光蓬勃、草長鶯飛,抑或秋氣蕭森、滿山落葉,他就喜愛這全無人跡的深山,喜愛這情韻深長的意境。一切都如此耐人尋味,這山中仍有煙火,亦有云霧繚繞,但畢竟空空然一片,仔細想來,卻有萬物囊括其中。萬樹、萬木、一花、一草及鳥類、昆蟲、微生物等都存在于山中。所謂“一片空明,中涵萬象”。 一切生活渾然天成,不加雕琢,無跡可求。馮著詩中、以及韋應物贈予馮著詩中,那些甘露、清流、幽谷、蒼山、清風、冷雨等意象的采用,從側面表現了馮著“清麗”的人生品格。那些簡單、古樸的語言描摹生活中常見的物件和景色,仿若在作一幅幅山水畫,不必色彩斑駁,只需一支筆,一蘸墨,一宣紙,細細精心走筆,便成一幅清新、雅淡卻又含蓄深遠、意境無窮的佳作。

最神秘的考據在野史里,雖經不起推敲,但也不是沒有可能。唐人筆記有則《小莊淺塘》,名不見經傳。文中記載了一個從廣州做了幾年小幕僚的書生回長安,在首都東郊的山林里置了幾畝田地。他在一方池塘旁的棗樹下蓋了幾間茅屋,永久隱居于此。大歷十三年(公元778年)的春天,一位官員即將調任戶縣的縣令,得知自己的一位在朝廷任六品官的朋友病故,留下至今未嫁的女兒。那女子面臨家破人亡的變故,傷心不已,向縣令求援,對富貴無所期求,只愿許配一忠厚郎君。縣令當即寫了一封書信,讓女子帶著書信,到長安東郊的山林里,在一淺塘畔,有一棵百年棗樹,樹下有幾間低矮茅屋,那主人定是她的未來的相公。女子按照縣令的指示,果然找到了那一方幽靜淺塘,一旁的高齡棗樹樹冠闊大,綠葉婆娑,滿樹黃綠色小花。女子走進樹下的茅屋,屋里無人在家。她便把水擔滿,把柴備好,做了滿滿一桌酒菜。男主人回來,看到被收拾得整整潔潔的堂屋,擺得妥妥貼貼的筆硯,還有香甜美味的酒菜,大驚不已,完全摸不著頭腦。直到看見那女子,也看見女子帶來的書信,他欣然娶那品貌俱佳的女子為妻。這男主人正是在廣州做了幾年小幕僚之后回到長安的隱居者。

這個類似《田螺姑娘》式的民間傳說,也類似后代《聊齋志異》式的筆記野史,像個浪漫溫馨的現代玄幻劇,虛實難辨,真實度不可信。但深度考據下去,那個即將調任戶縣的縣令不正是韋應物嗎?韋應物正是在大歷十三年(公元778年)的春天調到戶縣縣令任上。而那個在廣州做了幾年小幕僚然后回長安的隱居書生,不就是馮著嗎?唐人筆記有個特點,所謂“捕風捉影”,如果沒有一點“風”與“影”,也不會隨便捕捉。所以,如果進行這樣的比對,韋應物做媒,馮著娶妻,也不是沒有可能。馮著最終的結局,就是和那端莊美麗、知書達禮、家道敗落的“官二代”、“富二代”女子,在山里過著簡單的耕讀生活,終其一生。

在歷史的滾滾車輪之下,為了避免種種無情的碾壓,避開無數苦難的遭遇,馮著,從主流的正史史冊里隱去,退離,淡出到青山綿綿,綠水悠悠的山水畫卷的邊緣,化作小得看不到輪廓的一個寫意的符號,除了被野史拿來“演義”幾句,只能供后來人盡力猜想。

這樣的人很多很多,他們也在歷史中鮮活過,努力過,但他們不愿被載入史冊,他們更愿被遺忘,甚至隱姓埋名。

【作者簡介】

謝青桐,江蘇揚州人,生于1970年代。文化研究學者,專欄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發表諸多學術論文及文學作品。主要專著《江湖有酒廟堂有夢》、《越過重洋越過山》、《詩詞年代》等。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顶呱刮吧 北京十一选五 电竞比分网1zplay手机 好股票论坛 如何通过免费网上调 福州麻将高手打法 秒秒彩app 河北十一选五推荐任 日本av女优在线电影免费快播 幸运赛车规律 全民捕鱼无敌版下载 开元棋牌手机版 福建十一选五任选基走势图 双色球什么时候开卖 黑龙江11选5 赖子山庄武汉麻将官网下载 股票今日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