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燕小乙讀史】王維和他的朋友(上)

2019年05月 24日 18:07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 張媛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 是魯迅先生贈給瞿秋白之辭。這話如果能往前躍千年,被王維看到,一定會引先生為知己。

寫下“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只。愿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的王維。青年王維曾讓大唐玉真公主側目驚嘆,更別說作為詩人中難得的全才,琴棋書畫詩樣樣精通。就現如今大家最愛提及的原生家庭來說,王維雖然早年喪父,但是一個知書達理、情緒平和的母親,給了他一個身心健康的快樂童年,培育了他極高的學識和情商。兄弟六人,關系更是怡怡,我們這才有了流傳千古的“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寫下這句詩的王維,年方十七。

在張愛玲說出“出名要趁早”之前一千多年,王維就運用智慧巧妙而完美的實踐了這句話。翩翩少年,玉樹臨風,身長如玉,懷抱琵琶,以一曲自己創作編曲的《郁輪袍》成功打動岐王李范和玉真公主,得到他們的大力舉薦。再憑借真才實學,帽插宮花,打馬御街,赴瓊林宴的王維,是開元九年,長安城里最眉目如畫、才華橫溢的狀元郎。

“青春少年是樣樣紅,你是主人翁。要雨得雨,要風得風,魚躍龍門就不同。”如果你一字一字的把這曲老調子唱出聲來,更會感受到每個字都和王維無比貼合。但是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時候,故事發展的走向,于國于家,都是主人公王維不能預料的。

變故先的是降臨在家中,王維在三十一歲的年紀,妻子臨盆。一個懷抱著當父親的喜悅的男人,上天給他的卻是——妻子難產,一尸兩命。不是當事人本尊,其他人根本無法想象這其中的痛苦。在此之后,王維再無家可言。妻子去世后,他一個人生活。隨著時間推移,慢慢的一定不乏上門說親的人,可是他完全過上了苦修的生活。史書說他禁肉食,絕彩衣,居室中僅有最簡單的必需品,要知道,彼時的他還在朝中任著高官!

每當退朝之后,王維就默坐獨處,冥想誦經。如此靜謐的環境是不是很容易讓他懷想起逝去的妻子,對此,王維沒有留下只言片語,我們更無從得知。想要描述他的感情生活,眼前簡直迷霧團團。

你可以說他寡情,終其一生,他沒有為妻子留下任何悼亡詩,連墓志銘都沒有寫。

你也可以說他是最專情的人,他終身未續娶,獨居三十載,再無子女。

這樣難熬的日子,他究竟是如何度過的?

此時的王維,視陶淵明為自己的精神偶像,他寫下了“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對了,這首詩的詩名叫《輞川閑居贈裴秀才迪》。 從詩名可以看出,這首詩是送給一個叫裴迪的秀才的。

這個裴迪究竟是什么人?

秀才這個身份,是唐代對參加進士科考試而又沒有獲得官職的人的稱呼。放在今天說就是——有文化的無業人員。

裴迪的代表作有《竹里館》:

來過竹里館,日與道相親。出入唯山鳥,幽深無世人。

熟讀小學語文課本的你,有沒有覺得這詩有幾分眼熟,那么請看下面一首:

《竹里館》

王維

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如何把這兩首分開來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王維被洗稿了,抄襲者裴迪連標題都原封不動的抄走了。

還有一首《華子崗》,也是裴迪的:

日落松風起,還家草露晞。

云光侵履跡,山翠拂人衣。

想想王維的名句“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看來這個裴迪是個慣洗稿的,殊不知裴迪二字,最常出現在王維的詩題里。

如果你真心喜愛王維的詩,又或者你對王維所有的詩名做過大數據分析,你就會發現,裴迪二字本身才是第一高頻詞。

王維詩集中同裴迪的贈答、同詠之作,達三十余篇,這還只是有記載的,其數量已經遠超過王維與其他任何人的交流,可見兩人交往之密切。

例如:

《山中與裴迪秀才書》、《酌酒與裴迪》、《贈裴十迪》、《口號又示裴迪》……尤其是有首《贈裴迪》,簡直是情濃如蜜:

不相見,不相見來久。日日泉水頭,常憶同攜手。攜手本同心,復嘆忽分襟。相憶今如此,相思深不深?

詩白如話,旁者無需解釋。情深似海,讀之感同身受。

同為山水田園詩人,不著名詩人裴迪,留下的詩歌大多數也是描寫幽寂的景色。都是回應王維的,或者是和王維一起吟唱的。

裴迪有一首《青雀歌》:“動息自適性,不曾妄與燕雀群。幸忝鹓鸞早相識,何時提攜致青云。”

可見,散淡閑人裴迪何嘗不想平登青云,不然也不會去參加科舉考試,但是他不屑于與燕雀為伍。他身上那份驕傲和清高,正和王維“攜手本同心”。

裴迪的清高自賞,還有一個鐵證,那就是——他也曾效力于權貴,他效忠的權貴是當朝宰相張九齡,孟浩然有《從張丞相游紀南城獵戲贈裴迪張參軍》詩,可以佐證。

那么,宰相張九齡又是何許人也?

張九齡罷相是盛唐歷史上的一個暗藏的轉折點,這起政治事件也是中國詩歌史的大事件,為什么這么說呢?不光因為張九齡自己就是一個格調很高的詩人,代表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更因為他在舉賢任能上眼光很好,身邊團結了不少詩史上能留名的人。

當王維對官場心灰意冷之時,也正是張九齡的出任宰相給了王維振奮朝綱的希望。王維曾給張九齡寫過一封信,收到信的張九齡立馬任命王維為右拾遺,官職雖不大,但可以接近皇帝,責任重大。

但是隨著奸臣上位,張九齡的失勢退隱,朝廷風氣大變。奸相李林甫打壓不是自己一派的政敵,“不曾妄與燕雀群”的清高詩人紛紛黯然離場,人雖然離開了政治舞臺中心,但是他們的詩并沒有離開文學和歷史舞臺。恰恰相反的是,隨著仕途失志,對官場政壇的極度失望,詩人們的風格也為之一變,有更沉郁的、有更狂放的、也有更靜謐的,有人更貼近現實,走近普羅大眾,有人走出京城,置身于鐵馬金戈的大漠邊疆,還有人走進深山老林,來到田頭籬舍。

“國家不幸詩家興”,糟心的際遇對詩人來說有時候會成為擁有更廣闊視野的途徑。

張九齡的離去,讓王維對官場徹底失望。但是王維名望太大,奸相李林甫對他明升實降,任命他以監察御史的身份出使涼州(今甘肅省武威市)。對,就是《涼州詞》的那個涼州,是王翰留下了“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涼州,也是王之渙寫下了“黃河遠上白云間”的涼州。

還沒等到到涼州,赴任路上的王維就已經寫下了《使至塞上》。

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

《紅樓夢》里香菱學詩,鉆研的就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這兩句。曹雪芹借香菱之口說:

“想來煙如何直?日自然是圓的。這‘直’字似無理,‘圓’字似太俗。合上書一想,倒像是見了這景的。"

只要吟誦起這句,即便身居簡室、足不出戶,大漠壯闊美景如在目下的豪邁之情就油然而生。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刻,王維能像現在這樣,活得如此恣意。他和老朋友岑參、高適一起打獵,追鷹逐兔。一起縱馬飛馳,飽覽茫茫大漠傲人風光。

王維忍不住揮毫描繪下了他所看到的狩獵場面:

《觀獵》

風勁角弓鳴,將軍獵渭城。草枯鷹眼疾,雪盡馬蹄輕。忽過新豐市,還歸細柳營。回看射雕處,千里暮云平。

僅僅“射雕”二字,就勾出了后人無數遐想。

王維和朋友們一起為前往安西都護府任職的元二送行,他們把酒言別,至此,王維留下了中國詩歌上最為著名的一首《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回到京城的王維發現,把持朝政的李林甫只手遮天,滿朝大臣噤若寒蟬。經歷過邊疆的肆意曠達,眼前的一切更加令人難以忍受。

幸好,還有一個真正的故人在等著他歸來。

作者簡介

作者:張媛,主業讀《史記》,副業讀唐詩。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顶呱刮吧 2018黄网站色视频免费 新版好运南京麻将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果 辽宁十二选五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大圣棋牌捕鱼官网下载 擦鞋女竟当街搞特殊服务 炒股平台下载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幸运飞艇直播 推荐一些好看的日本av片 六肖中特期期准精选蓝月亮 2019陕西麻将1元微信群 福彩26选5 上海十一选五爱彩乐